“杀人不见血”体验办公室政治- 灵谷凝霜 - 新浪BLOG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0/31 16:32:23
张明的失败

 

    张明是广州一家美资公司市场部副经理,刚刚在市场部经理一职的竞争中败下阵来,原来的拍档、市场部的另一名副经理现在成了他的上司。

 

    对于这个结果,张明既惊讶又愤怒,他自己一直认为那个位置非他莫属。无论学历、资历,张明都占优。他在公司干了4年,MBA毕业,任市场部副经理3年;而拍档只干了两年,本科毕业,当副经理不到一年。

 

    “我成为办公室政治的一个牺牲品。”张明以前一直觉得外资企业是块净土,不需要搞关系,只要干出成绩就可以得到上司的赏识。

 

    拍档与主管市场部的副总裁是网球球友,张明很不以为然,“我从一个小职员升为副经理,没跟上司吃过一顿饭。”提起这个,张明还带着骄傲的神色。他认为下属应该与上司保持一定的距离。

 

    提拔市场部经理的消息是由人事部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到每一位员工的邮箱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参加竞争。在这之前,副总裁曾不经意地向张明提起过这件事,在张明看来,这无异于一纸任命书。

 

    通过小道消息,张明了解到一共有5个人主动向人事部表达了竞争市场部经理的意愿。暗中评估过几位对手的综合实力后,张明更加相信即使他不向人事部讲,那个位置也非他莫属。

 

    在为期两个月的竞选过程中,张明工作更加努力,经常与下属一起不计报酬地加班加点。与其他候选人的竞选手法形成鲜明对比,别人做得更多的是向高层发送邮件讨论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及市场部的改革、管理思路,在办公室散布一些不利于对手的流言,或者向下属作一些职务、利益上的许诺,又或者找借口在办公室里大派礼物、请客吃饭等等。

 

    “杀人”不见血

 

    张明的一位下属私底下对记者说,当副总裁在电话咨询中问他更愿意哪一个当他的上司时,尽管他与张明的关系挺好,张明对下属也不错,但他没有选张明,因为他不想有位老让人加班的上司。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张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格不可能在公司里走得太远,他不愿意跟着没有前途的上司。

 

    对于外资企业里的办公室政治,陈为邦与张明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那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假如你是一个新人,不要指望在你同一个级别的同事中会有人真心地给你提供帮助,因为你的出色就意味着别人的失色。他们甚至连传真机放在什么地方都不会主动地告诉你。

 

    “即使是开会迟到半小时你也不会受到忠告,尽管在办公室里打私人电话也没有人会提醒你,就算你在办公室里大声喧哗,甚至粗话连篇,大家依然对你面带微笑,使你更加得意忘形。

 

    “当你在朋友面前对外资企业的宽容与同事的友好大加赞美之时,你的种种恶行其实已经通过上司与同事的年终评定汇集到老板那里,你会被老板打入‘不受欢迎’的黑名单中,不但得不到加薪、晋升,而且会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下被调往最不喜欢的岗位。

 

    “直至你失望地主动提出辞职为止,你仍然不会知道究竟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同事依然微笑着赞美你的衣服好看,老板依然竖着拇指赞扬你的工作出色。

 

    “如果你把这一次的工作经历作为下一次求职的杀手锏,那就意味着你肯定完了,因为你的老板肯定会对电话咨询者说实话。”

 

    外资公司不是净土

 

    48岁的陈为邦原来是一位处级干部,因为无法忍受官场上的虚伪与明争暗斗,1992年辞去公职,投奔外资企业。

 

    10年的打工生涯,他换过4家公司,现在是一家外资公司的副总经理。他说,外资公司非但不是净土,明争暗斗有时甚至更为严重,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目标是一致的: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源和利益。

 

    “老外其实更加深藏不露,他们不会愚蠢地利用私生活、人品这样的事作为攻击对手的武器,而是像章鱼一样张大所有的触角,耐心地等着你在工作中出错。在办公室里,你会觉得身边布满了便衣特务。

    “一旦抓住把柄,他们不会得意忘形,而是到了高层会议上才把事情抖出来,打你一个措手不及。他们通常就事论事,但总是小事化大,以公司利益作为支点,穷追猛打,毫不留情,即使大家都清楚其中用意,也爱莫能助,因为谁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在外资企业里是找不到真心朋友的,所谓的帮派、圈子,都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利益一旦不存在,同盟马上解体,在新利益的驱动下再形成新的圈子。

 

    “在外企,无论你和上司的关系多么铁,如果他衡量过不值得为你承担责任,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推出去做替罪羔羊,因而你也不可能真正为上司两肋插刀。”

 

    庞大的社会课题

 

    能够在复杂的办公室政治中游刃有余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的人还是采取逃避的态度,因为其中行之有效的技巧往往违背人们追求光明与善良的自然本性。(哲理用文学化的语言表达出来,既有艺术的美感又能入木三分)“我总是尽量地远离是非之地。”人们常这么说。

 

    一位被访者说起自己公司那位受老板重用的人时,迷惑地说:“他总能得到老板的赏识,每一次的升职加薪都有他的份,你看他公开支持老板时的那付虚伪的嘴脸,恶心得令人呕吐,但我相信那肯定是有效的,但我做不出来。”

 

    掀起“政治斗争”的人总是喜欢伪善、保密、暗中交易、散布谣言、夺权、谋私、拉帮结派等技巧,而不鼓励高效健康的团队合作精神。

 

    一位管理者说:“有时候要跟一个恶棍做交易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老实说,我是宁愿收买对手也不愿意给那个家伙提供一个好的晋升机会。”

 

    “我知道他不是最好的,但我能够依靠他来支持我,而且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另一位管理者说。

 

    “办公室政治”虽然是个被人蔑视的名词,但在西方社会,办公室政治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是一道庞大社会的课题。

 

    在英特网上输入“办公室政治”一词,能搜索出176万个相关结果。“办公室政治”正面的定义是:能为生意和事业带来巨大的意想不到的好处。

 

    在美国,有专门以“办公室政治”为主题的图书馆,有专门研究“办公室政治”的博士,有处理“办公室政治”的慈善组织,它是大学里的一门专业课,是大众媒体历久常新的话题,也是心理医生们最赚钱的一门生意……

 

    正如就此专门撰写文章的美国专栏作家吉尔·弗兰克女士所说:“‘办公室政治’是数百万包括我自己在内的雇主和雇员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它围绕着一些动态的事件展开,它是可以被你征服的,但你必须学会把一个糟糕的状态看作是一个机会,而不是当成一个障碍。”

 

    美国心理学博士罗伯特·沙米安托认为,“办公室政治”就像人吃饭、睡觉一样,是一种生理现实,是人的本性,比如人们总是不自觉地偏向于那些他们了解的、喜欢的和信任的人,尽管他们也在努力地维持不偏不倚。

 

    罗伯特博士指出,那些选择远离“办公室政治”的人,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懂搞“政治”,不想参与“战争”。他们只是嫌麻烦,不想干而已。

 

    但有时候,“战争”是会找上你的,它看见你坐在它要经过的过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