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漫步】麻将桌上的东方不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1/05 20:16:52
[打
  • 【红楼漫步】麻将桌上的东方不败 

       
                          
      中国有许多发明创造都曾流传海外,并在外国人手中得到进一步发展,比如古代四大发明。但是有一个发明,外国人是永远也学不好,也提不起兴趣发扬普及。这个发明就是麻将。为什么我们发明的围棋都能在日本、韩国等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家普及,而麻将却不能呢?
      《红楼梦》作为一部中国古代社会文化的百科全书,其中不免会多次出现打麻将的情节,比如贾母便像日常生活中许多老太太一样,靠打麻将打发时间,但是她的麻将桌却更具有中国文化的意味。
      这老祖宗的麻将桌上有三个常客,一个是王熙凤,一个是王夫人,一个是薛姨妈。这老祖宗是贾府的最高权威,她的麻将桌并不是轻易能坐上去的,虽然没有明确规定需要大专本科文凭以上,或是有麻龄若干年以上,但也需要有一定身份级别,还要对上老祖宗的胃口。比如邢夫人是老祖宗的大儿媳,虽然级别比王夫人高,但是不对老祖宗的胃口,在贾府的政治地位也就低了,打麻将也只有在旁边看的份。所以这老祖宗的麻将桌其实是贾府的政治舞台。
      有人分析说,美国人喜欢打桥牌,要获得胜利需要与对家心照不宣的那种配合。日本人喜欢下围棋,讲究的是大局观,有时甚至可以牺牲小部分的利益。而中国人热衷打麻将,强调的是防住上家、卡住下家、同时还要盯住对家。
      这样分析,有其一定的道理,但是还是低估了麻将的“境界”。如前所述,大家将老祖宗的麻将桌当一个政治舞台,游戏规则自然就不是防住谁、卡住谁、盯住谁那么简单了。
      这老祖宗边上每次都坐着一个不可缺少的“无间道”鸳鸯,一次老祖宗缺一张二饼就糊牌,她就对桌上的王熙凤使眼色,王熙凤就巧妙地将二饼打出来,薛姨妈和王夫人则天衣无缝地配合。王熙凤不光打老祖宗需要的牌,还不断插科打诨,哄得老祖宗心花怒放。

     

       


      李敖批判台湾社会黑暗时说:“国民党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法律问题经济解决。总是不能恪守本位。”其实,正如老祖宗贾母的麻将桌上也不按照游戏规则玩一样,这种不恪守本位,是中国文化中一种畸形的传统习性,不幸的是,这种畸形的传统习性几千年来在任何领域和群体都非常普遍。
      东方不败,不败自败。独孤求败,求败不败。贾母在麻将桌上是东方不败,但是她领悟不到这层道理,所以她开心了,哄她开心的人也得到贾府的政治资历了。但是当麻将桌上的王熙凤们也用这种畸形的习性在麻将桌外行事时,贾府便自败了。
      老祖宗的麻将桌上暗藏着各种中国文化中畸形的传统习性,不是那些洋毛子所能心领神会的,所以麻将无法在他们国家普及,洋毛子们应该庆幸。我们也应该常反省,当这些畸形演变成癌症,便无药可救了。